首頁 > 金融 > 正文

2020年大類資產配置展望:A股性價比高,結構性行情可期

2020年01月01日  07:00   21世紀經濟報道   楊坪,湯婉月  

展望2020年,中國迎來了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決勝之年,然經濟結構轉型尚未完成,穩增長的壓力不容小覷,面對嚴峻的內外部形勢,中國經濟將如何演進,大類資產配置策略該如何調整,成為市場最為關注的話題。

展望2020年,中國迎來了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決勝之年,然經濟結構轉型尚未完成,穩增長的壓力不容小覷,面對嚴峻的內外部形勢,中國經濟將如何演進,大類資產配置策略該如何調整,成為市場最為關注的話題。

值此之際,21世紀經濟報道邀請到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、興業證券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師張憶東、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和重陽投資總裁王慶,共論2020年宏觀經濟走勢和大類資產配置策略。

從四名行業專家的角度來看,2020年宏觀經濟下行壓力仍存,但權益類市場仍存在一定的結構性機會,具有自主可控技術、核心競爭力的硬科技資產將是2020年核心配置領域;債市存在一定的投資價值,信用債分化將持續;看好2020年黃金走勢。

展望2020年,中國迎來了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的決勝之年。宋文輝圖

更看好中國股、債表現

《21世紀》:2020年全球宏觀經濟形勢是否樂觀?中國經濟走勢將呈現怎樣的變化?

李迅雷:全球經濟還會處在一個高震蕩、低增長的模式。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有所放緩,利率水平也會往下走。

張憶東:2020年全球宏觀經濟總體上仍將延續“新平庸”狀態,也就是,全球經濟增長低迷、債務壓力高企、政策寬松對經濟的刺激力度不斷弱化。以中國為代表新興市場經濟增長的相對動能有望強于發達國家,這與IMF對于2019-2021年全球GDP的預測一致,從而,有助于全球資金重新“風水輪流轉”向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配置。

邵宇:2020年的宏觀(經濟增速)總體來講是比較平淡的,(中國GDP增速)可能還會在5.8%到6%左右以保證增長目標的完成。

王慶: 2020年全球經濟總體走勢將是一個企穩的態勢,中國扮演很重要的角色。我們預判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將會實現6%的增速,經濟增速在過去兩年緩慢下行的態勢會企穩。

《21世紀》:從大類資產配置(股市、債市、商品、匯率等)的角度上看,投資者可以采用怎樣的投資策略?

李迅雷:2020年A股市場不太會有大牛市,因為經濟增速放緩,投資回報率也下降。但是另一方面利率也會往下走,這樣估值水平可能不會往下移,A股市場還是存在結構性的機會,主要在于行業、企業出現分化,強者恒強,整個格局和2019年沒有太大的變化,還是核心資產的邏輯。

債券市場我還是看好的,因為利率下行,加上“穩增長”的力度還會加大,部分信用債可以配置,利率債也可以配置,信用債可以考慮行業前景比較好的品種。

房地產市場我仍然跟2019年的看法一樣,認為到了一個減持窗口;大宗商品這一批沒有太大的機會,因為總體經濟下行,內需和外需還在減弱;黃金我是看好的,全球經濟進入低增長、高通脹階段,經濟下行背景下投資者的風險偏好下降,黃金作為避險工具是可以用的,會受到投資者歡迎。

張憶東:首先,2020年相對于美元資產,我們更看好中國股、債的表現。在資產選擇上,更傾向于人民幣資產。其次,關于中國的股、債的配置,我們認為2020年股票的性價比更高,股優先于債的配置關系可能是中長期趨勢。最后,股市中尋找有一定周期屬性的先進制造業核心資產,性價比將強于直接交易商品。

邵宇:2020年最看好的還是結構性的股市或者說是股權的機會。

債券市場,因為可能2020年還是有利率的下行,所以相對來說還有些空間。但是考慮到經濟整體環境,不排除有一些低評級債券會出現風險,所以可能還會有一定的風險分化,高評級的債券,包括利率債可能都會有一些機會。

商品市場,像豬肉這些商品以及替代的農產品,可能會有階段性的機會。大類的工業品可能還是會受到比較弱的經濟的影響,機會有限。至于貴金屬,就是黃金,可能受到貨幣政策進一步寬松,以及不確定性增強這種未來前景的影響,會有一些保值的優勢或者避險的需求在。

人民幣總體來講是穩定的,但是可能會有一些細微的貶值。我覺得應該在6.9-7.1之間。

王慶:我們認為股票資產的配置價值相對來說更好一些。我們預判經濟企穩、上市公司業績企穩對資本市場而言會有一個拐點性的影響,所以我們認為股票資產風險釋放比較充分了。

債券資產中長期的投資價值是不錯的,但未來一段時間,比如從現在到2020年一季度,CPI受豬肉價格影響維持相對高位,指望市場利率出現明顯下行,進而支撐債券市場是不現實的,但是隨著通脹影響逐漸消退,債券市場的投資價值就會慢慢顯現。我覺得股票、債券都有投資價值,但是短期來看股票相對價值比債券更好一些,我們重陽投資的大類資產配置模型也給出了我們同樣的信號和結論。

《21世紀》:2020年信用債市場的“違約”是否會有好轉?

李迅雷:違約還是會有,但是大家有了可能出現違約的預期,價格已經反映了投資者對違約的擔憂,(投資過程中)需要有自我判斷,投資者可以選擇配置一個信用債組合,整個組合的違約率我認為應該還是可控的。

王慶:信用債在整體經濟轉型、去杠桿的背景下出現了一些(違約)問題,雖然這些問題是在去杠桿、緊信用的政策環境下觸發的,但是實際上它也是信用債正?;倪^程。

以前信用債市場不正常,因為違約率太低,信用利差沒有分化,說明市場沒有對信用風險做準確定價,但經過過去兩年的“凈化”,市場對信用風險的定價越來越有效率,這個變化不會因為短期政策環境的改善出現根本性變化,因為這本身就是一個正?;倪^程。

我們認為信用債市場的分化、更加準確定義信用風險的過程應該還會繼續,所以我們在投資信用債的時候,越來越需要自下而上的微觀研究,對不同信用債品種進行扎實的研究,從中選出真正有投資價值的信用債。

關注先進制造業核心資產

《21世紀》:具體到權益類市場而言,將存在哪些結構性機會?

張憶東:我們認為,2020年上半年A股行情可能像2014年的上半年,螺螄殼里做道場,指數的上行空間和下行空間并不大,但是結構性行情精彩。

首先,2020年全球看好以先進制造業為代表的結構性行情。先進制造業的核心資產,不一定只是大公司,也可能是細分行業的小巨人,受益于中國庫存周期改善、各種政策利多包括資本市場的融資便利性等等。特別是處于三低“景氣在低位但是會改善,關注度在低位、機構配置在低位,估值在相對低位”的核心資產將成為2020年資本市場閃亮的明星。

其次,2020年看好受益于改革、開放的價值股再配置的機會,特別是下半年國企改革、疊加國內外資產荒的配置邏輯,價值股的表現將有驚喜。2020年下半年隨著美國股市的性價比弱化而中國經濟階段性企穩,A股的低估值價值股以及港股里面來自于中國內地的這些優質的公司,都將迎來增量資金配置的大機會,銀行、地產、建筑等傳統行業的藍籌股從資產配置角度來說會受追捧,而消耗半年估值之后的消費股也將再被追捧。

第三,2020年看好金融開放、資本市場開放創新紅利釋放的機會,類似金融科技、保險、券商中的“核心資產”有望迎來中長期的配置機會。2020年每次金融開放的新舉措,都是加速行業的洗牌、優勝劣汰、并購重組的號角,有利于龍頭企業估值和盈利提升。

王慶:我們認為后續的結構性行情有幾類,一個是我們稱之為真正具備核心技術的高科技公司,我們強調的是真科技、真創新,尤其是硬科技企業,中國在一些領域比如設備制造、高端制造業、化工行業是有基礎的,甚至在全球都具備領先技術水平??萍脊傻臋C會不僅存在于大家津津樂道的新興行業,如5G、半導體,還存在于傳統行業,也就是制造業中。

另外受益于國企改革,被低估的傳統行業藍籌股,也很有投資價值。隨著國企改革提速升溫,包括混改、改善治理結構等,我相信國企會在股息分紅、提升資本回報的角度有所動作,我們認為具有動態高股息率的國企是有投資價值的。

最近半年以來資本市場改革、開放推進很快,金融行業的優質龍頭企業肯定也會在這一環境中受益。我們想強調的是,港股具有更明顯的估值優勢和資金環境優勢,我們認為港股甚至會先于A股演繹出指數行情。

《21世紀》:對于上市公司基本面來說,2020年增速回落見底是否有望?為什么?

王慶:我們所說的基本面的好轉,是相對于市場的預期做出的判斷。市場整體預期對上市公司基本面的改善情況偏謹慎,我們的預判是相對于預期來講可以更積極一點,即上市公司業績會企穩,甚至會出現拐點。

從這個意義上講,我們布局權益市場要積極一點,做布局一定要提前,因為真正等到業績拐點出現的時候,應該已經反映在價格里了。我們認為2020年A股和港股都有系統性的機會,在系統性機會背后是更豐富的結構性的行情。

邵宇:這還是跟整個宏觀經濟相關的,2019年實際上真正盈利帶動的領域,可能也就是像食品,特別是豬肉等。其他方面從EPS來看表現都乏善可陳,如果2020年經濟能夠穩定的話,我覺得,相對來說找到一個盈利的底部的概率是比較大的。

 返回21經濟首頁>>

分享到:
相關新聞
今天广西11选5走势图 和双有特看小码是什么数字 单机(麻将) 波克棋牌最新版下载 多乐彩11选五开奖 哪个棋牌里面有财神捕鱼 北新路桥股票 下载通化大嘴棋牌游 98266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股票交易规则 516棋牌游戏iphone下载